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地栖居

…………………海生

 
 
 

日志

 
 
关于我

温厚。真诚。积极面对生活。热情。沉稳。坚决。 有感触力。有同理心。 这些,是我让自己努力去具备的。

网易考拉推荐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2011-08-24 11:36:05|  分类: 漫步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还在风雨里挥舞的清风长剑,还在岁月里奔跑的痴心少年。——高晓松词,小柯曲,《如梦令》  
 

如果褪去所有外壳,这样剩下的我内里究竟是怎样一团东西?

这个问题太过形而上,偶尔想了一些时日后终于作罢,加上旧日同窗兼老友华新筹划和我进行一次有感觉的短途旅行,于是,我就丢下这种近乎虚空的问题,也卸下其他背负良久的沉重负荷,率性地决定在星期六一同骑行到海陵岛的闸坡镇。

从市区出发,预计得骑行三个小时才能到达。所以,即便前一晚我们两人因为久别重逢聊到很晚,依然计划第二天早上五点半闹醒,然后洗刷,准备行囊,吃过早餐。然后出发。

 

Ⅰ骑行

无法恰如其分表达出骑行于我的特殊感觉。但总可以在脑海浮现这样一场景:是阳光灿烂时,或是彩霞满天时,或是月华如水时,一人快骑着自行车奔行过两旁都是翠色稻田的水泥路,清风拂面,或者会有汗水淋漓,但耳畔随声听里流淌出来的乐音和周遭搅拌在一起,快意盎然于心。

或者,于我而言,它更是一种象征。象征自由。象征青春。象征激情。也象征忍耐。也象征磨砺与沉实。年近而立,更感觉人越成长入世越深后,某种单纯美好已经渐行渐远。依托着骑行的这种形式,我温热着对生活热情的火种,执念握着那种单纯美好,还有自由,青春。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九点二十分,到达闸坡广场,卸下背包,也让它们休息,安静,看海。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十点,尝试高地爬坡,不过相当艰难。那处风景无限,却也暴晒得不行。
 
Ⅱ启行·晨
那些时刻,还没有炎夏的燥热,空气里还流荡着清凉的雾气,风很清爽。
假想一下,闭上眼睛,没有喧嚣,心中宁和,只听到自行车行进的声音,而且方向明确。
很久没有这样晨行。天边有绵绵的云。远山在雾色中隐约着。天空别样明净。
那些时刻,没有世间繁琐侵扰,我们偶尔的谈笑间有近似孩童的快乐。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六点四十五分。刚骑出市区不远处,原野雾气弥漫,别样清爽。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七点十分。沿路边骑行边拍相片。颀长的路灯杆一直延展。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沿路有不少标示方向牌。如果人生旅途上也如此,或者少些茫然纠结。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和华新一同前行。我四周随拍,自然也成了他暂时的“御用摄影师”。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八点,小憩,太阳将出,让华新随机拍一张,看不到面容,只看到背后的浓云,浓云背后的阳光。
 
 
 
Ⅲ 阳光满地·累
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这样持续骑行,加上借来的自行车坐着感觉不适,华新渐渐有些乏力。
偶尔找个地方喝水歇脚,就这样一站一站停停走走,太阳已出,阳光满地,也慢慢燥热起来。
路上有时还有树影稍可遮挡,有时则得长时间顶着炎日,汗流浃背起来。
路上遇到三个同样骑行的学生,随意闲谈之后,倒是很快熟络起来,约好一同骑行。
虽然大汗淋漓甚觉困扰,但一队人前行的热闹倒是和阳光的色泽很像,热情渗流出来,以汗水的形态滴在路上某处。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八点二十分,阳光满地,路旁的桉树难得秀美齐整。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八点多。华新落后很多。我等在路边某处,随手拍下阳光下相交辉映的池塘与天空。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遇到三个年轻学生。一开始说要拍照时相当羞赧,倒遮掩起来。之后慢慢熟络,90后惯有的调侃和用词就噼里啪啦起来。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骑过跨海大堤。白云低垂于天边,看得见迷蒙远山。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太阳越来越猛,骑过跨海大堤。
 
 
Ⅳ到达·无限风光在险峰
在路上时,我们期望到达。或者是希望能在某处真正停歇下来,好好休憩一番。然后又期望出发。
或者,人生本身即是如此。出发与到达轮番交替,就形成我们自己的漫长旅途。
在忙碌与休憩之间,如果心存踏实,带着热望去观望每一处风景,那么忙忙碌碌过后,人生是不是就不是单薄的人生了呢?
我们在广场那里休息了一会,一学生的同学提议我们骑行上山,会看到阳江港。没想到前路会那般辛苦的我们很快就做了决定:去去去。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九点二十分,我们停留在广场前的树影下,第一次合影,做个纪念。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午十点。经过一番推车辛劳后,才攀上那山的半山腰,实在疲惫,决定不再上行。毕竟,在这里,我们已经看到绝好的风景。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阳光暴晒。汗流浃背。我们都拍照做个纪念后,骑行下山。一路迎风而行,相当快意。爽。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同行的其中一个学生提起来骑行到这边的行程是如此这般:到了闸坡,去到正街,一起吃一碗海鲜云吞,然后就回去了。
这就是我们等了一个小时才开门的冰室云吞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简单布局,只在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六点营业,但生意红火,“据说,这里的海鲜云吞是整个海陵岛上最好吃的。”
 
 
 
Ⅴ随意行走
午后烈日炎炎,我们躲进阳光半岛的咖啡厅喝点咖啡,然后在那休息。其间,发生了件相当遗憾的事。
总感觉生活里总有意外,只能学会处变不惊,不想搅和了这一路持有的良好心境。
五点半后,出去随意行走。热闹的海边,热闹的人群。还有高处幽蓝的海面。海风慢慢清凉起来,在某个阴凉的位置,我们很宁和快乐。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暴晒到皮肤黝黑,买了顶三块钱的草帽,随意行走海边。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海边一可爱的小男孩,就在滩上耍玩,引来我们争相拍照。之后他老爸把他顶在肩膀上,带他下海,他高兴得呱呱大叫。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海边一小女孩。背影有点寂寥,特别是在大海面前。她母亲在海里和别人开心玩闹,她也想下海吧,只是又不敢,就蹲坐在某处感觉和海一起。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上到康宋大道,在东方银滩上方观望。大海蔚蓝。壮阔场景,荡涤掉很多烦愁琐碎。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晚上七点半,骑过跨海大堤。月华如水水如天。纵然我们大汗淋漓于身,但是,吹着海风,看着此景,也觉这一刻相当美好。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在回路上我们把读书时候会的老歌都唱完一遍。当然已经非常疲倦,只是想着再过一点时间就可以回到家,可以洗个热水澡,喝杯冰可乐,看部想看的电影,马上快骑起来,勇往直前。
晚上九点半回到家,给自己憔悴的样子留个记号。
 
 
 Ⅵ 朋友
一路前行,一路收获,也一路遗失。特别是那些曾经交友的朋友。
和华新是初中同学,高中时也同班,只是当时落榜,都到了二中,在一群农村出来的同学中一同更加用功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的前途。
只是,青春时候有的迷茫、忧伤和情感困境也慢慢让我们困惑。
记忆犹新的是看过华新的日记,当时他暗恋着班上的一女生,字里行间都是内心的纠结,却诚挚无比,也喷薄着专属于青春的激情。
我们当时比较能谈心,常聊至夜深,关于感情家庭前程之类,言谈都坦诚无比。
后来,我们到不同的城市上了大学,也到不同的城市开始工作。联络减少,生疏渐生,只是过年回老家才偶有碰面。
或者,一些历经让我们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们。但是,这么一天相处下来,加上之后的信件交流,却发现内核深处,我们明明还是原来的我们。
骑行过后,回到原来工作的地方,只是希望各自珍重,且留着一份内里的真诚,彼此分享分担,已是人生漫长旅途中的大大幸事。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如果不是之后的一封信,我或者不会知道你这些年的某些纠结和失落。但,你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站在你坚持的某处向前行走,不是吗?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大海蔚蓝。也祝福友人们心怀一份海阔天空,走在自己的漫长旅途中。
 
有时,只是在漫长的旅途中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我们都这样,在漫长的旅途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