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意地栖居

…………………海生

 
 
 

日志

 
 
关于我

温厚。真诚。积极面对生活。热情。沉稳。坚决。 有感触力。有同理心。 这些,是我让自己努力去具备的。

网易考拉推荐

  

2012-04-20 19:10:07|  分类: 灯塔计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西安行记,写给3000岁的西安和30岁的自己

逝 - 海生 - 诗意地栖居
 

“处于高速发展的时代与遇上一场战乱没有区别,每天都在和和美美地妻离子散。我们看到外部世界如此繁荣、强大,其实内心破烂不堪,外部不停地在建,内心不停地在拆迁。只有一个办法应对这不断膨胀的世界,那就是更加开心地活着、更加踏实地干活,用内心与外部世界周旋。”

——题记 

 

某个我静止着。站在太阳底下,转过身。

然后,我那么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背影。背影里,年将三十的背脊挺得更坚毅,阴暗部分也勾勒出某种倔强,曾经有过的笑容镶嵌在光与影交界的弧线上。再仔细一看,可以看得见我怎样一站一站地走过来的样子,看得见我怎样一路跌跌撞撞之后热望渐褪并且显出惘然若失的某种表情。只是想问,这个我还好吗?

我还好吗?望着夜航班机玻璃窗上我的样子,我这样问着自己。西安一行之后,我即将年满三十,这阶段面临很多以前没有考虑到的境况,而最要命的是工作和生活陷入瓶颈状态后不觉间形成越来越强烈的焦灼感。时间总过得太快,这个时代又胁迫我们的生活节奏变得更快,让我们笨拙地随波逐流着向前,于是,一面不断向前,又一面不断失去。其实,真的要好好慢将下来一次,去找到刺激自己清醒的方式,回望回望那些已然逝去的历经,就好像观望一座城市的兴衰历史,阅读一本书的起承转合。

出行西安回来之后,奶奶过世,父亲病重,肩负的担子一下子沉重起来。三十而立,人要立什么?营营役役生活,我们要奔忙什么?外出学习,我们要学什么?心得总结,我们又要总结什么?即将三十而立的自己,其实更像卡在一个节点上,既望不清楚前方,又感觉来时路已然模糊,就让自己这么执意一回,站在三十而立的这个位置,以学习总结的名义,零散记录这段已结束的旅程,祭奠和回溯我那部分已逝去的人生,找找之后路程的方向以及要继续的坚持。

 

Ⅰ迷茫

“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多少次的雨水 从来没有,冲掉你那沉重的忧伤。 你的忧伤 像我的绝望 那样漫长。”

                                                                                                               ——许巍 《我思念的城市》

 这是出生于西安的许巍写的《我思念的城市》里的歌词寥寥数笔,已然勾勒出这座颓暮而古老的城市的灵魂某种表象。我很高兴,这次我们出行的地点选择在你这里。或者因为熟识一些关于你的历史,知道你历经一些重要的朝代和盛世,我时常莫名地想走近你感受你,虽然八年前我已经用不算太仓促的时间领略过你。3000多年,你已经沉淀在某个坚实的位置,让城墙的一块砖也好,朱雀门旁的一棵梧桐也好,都有你熏染出来的某种敦实和厚重。

除去参观西北工业大学附中之外,我们定的行程是很一般的,只是看起来还好的路线——走回民街,遥看钟鼓楼,走古城墙,游大明宫遗址,看兵马俑和华清池,以及爬华山。或者,这些走马观花要看的地方并没有办法让我们深入你的内核,但是,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再次去触碰已然3000岁的你。不会忘记第一晚和陈碧两人夜游西安时的灯火昏黄,以及昏黄灯火下回民街真实生气的世俗生活状态;不会忘记站在古城墙上轻轻踏步,看到现代和古典的交界处强烈冲击思绪的时光飞逝表象;不会忘记静静站在陕西博物馆暗暗的某个角落望着灯光聚焦下的某个大唐女陶俑丰腴的笑容;也不会忘记就在一个适合的位置仰望敦实的大雁塔,然后生出的莫名慰藉感;也不会忘记倚在华山某座峰的边缘围栏上看着阳光下的积雪时带着的那份宁和旷达的心境……

其实,八年前,我也曾经几乎站在同样的这些位置,遥望着这些同样的地方和这些地方背后的你。你一定会说,即便如此,现在的我和八年前的我早已不是同一个人了。是吗?不一样了吗?

如果用数学方式计量的话,现在的我和那时的我之间,横亘着将近三千天的距离。从大学四年级拼命找工作到转移阵地至阳江,从教学经验的积累和摸索到慢慢生成自己特有的风格和方法,从感情完满到感情缺失然后习惯一个人生活,从模模糊糊地确定一个人生方向到更清楚自己做的过的日子有怎样的理念和坚决,从热情洋溢到激情渐逝,从曾经的满心理想到现在的近乎平庸……是,真的,不一样了。

记得刚上大学时,花了很长的时间慢慢消解掉从小城镇到大城市形成的巨大落差感和自卑感。因为读的专业不是自己第一选择的专业,当时花了很多时间去接受和磨合,兼职一直在做,大学生、图书管理员、家教辅导老师、派单员的角色在我来去匆忙的背影里不断转换,当时会写出这样的文字:“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我那个世界已经残破不堪,但我从未曾放弃过,即便在堕落放纵到极点之时,还在残垣断壁中断断续续寻找着改造自我的契机”,还在那篇给院报拿去发表的《我的历史》里提到:“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终于背离了那个羁绊我多时的漩涡。开始在‘历史’的波澜壮阔中搜寻到与梦想契合的部分,因而奋力奔行”。我喜欢那样的自己。

然而,真正给予我们更多的,或者是生活的挫折部分。大四那年,最珍惜的一段感情受挫,青春年少的伤痛难抑,当时选择一头扎在图书馆里泡心理学、哲学、美学、宗教、文学等等类型的书里,一边找到疗伤的箴言,一边又找到共鸣得痛到彻底的文字:“我像一个肋骨被砍了一刀的人,每天窝起身体来安安静静地走路。不让任何人看到。走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只能因为自己一个人感受到的痛,而感觉寂寞。”这样的自己,在积攒着某种坚决和力量。

工作之后,关注的重心在工作,凭着本身的一份热爱去实践着我自己喜欢和认为非常有自我价值实现的事。喜欢开班会课,喜欢营造氛围温暖自然的课堂,喜欢把一些知道的和更多的人分享。只是,当时没有意识到,应该怎样进一步深入、升华以及找到抵挡职业倦怠和热情渐褪的方法。

真的,我真真切切地看得到我的青春怎样一步步被埋葬,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所谓已然成熟的我有着怎样的僵顿和麻木的表情。要命的是,这个我还活在这个喧嚣而快节奏的时代,好像只能习惯获得,也习惯失去。最后,看着珍惜慢慢变成奢侈的事,孤独则变成永恒了。

 

Ⅱ寻找

他们看透了世界之平庸,但无力超越这平庸。他们无力成为“我”,但又不屑于成为“他”。他们感到痛苦,但是真的,连这痛苦都很平庸。

                                   ——刘瑜 《长达一生的青春》

 我知道,我正在慢慢平庸着。

我也知道,我正深切体会着那种“看透”世界平庸之后的意兴阑珊以及“无力超越”那平庸的无可奈何。这一点,对于三十而立的我来说,应是最切中我要害的一击。

我并不是不知道我只是有着“短短一辈子”,应该有怎样的人生规划和意义追求,应该怎样尽可能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也不是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尽可能去体验和感受这个世界,书、电影、旅行、音乐、工作……在其中获取丰富的内质和自我价值实现的幸福感,只是,我能力有限如此,惰性养成自己不想要的平庸习惯,局限空间和生存压力胁迫,有时我甚至愿意自己什么都不想,不让自己太累,这样或者更是一种抵达幸福和快乐的方式。

然后,笑着,一起胡乱玩闹着,看着八卦的新闻或电视,不知所言地说着一些话,或者一些黄段子……然后,我还处在就像卢梭形容的那般状态里了:“我们的灵魂很少直接说出自己需要具备什么,才能使自己满足,或者即使它们有时嘟哝些什么,它们的指令也往往建立在谬误的基础之上,或干脆自相矛盾。外界有各种声音在不停地告诉我们,应该获取什么,然后我们才能得到满足,我们的思维极易受到这些声音的左右,我们灵魂深处发出的一点点微弱的声音将会淹没在这些外界声音之中,而我们也会很容易地受到误导,从而使我们偏离了对我们生命中何者真正重要的谨慎而艰苦的求索。”——这句话当时就把我震了一震。三十而立,我其实急需在各个方面都明确自我定位和平衡自我的方式,而在工作方面特别是教学和管理方面,更要如此。

这次去西安,参观西北工业大学附中是最关键的一个行程。只是由于条件所限,只是和大家一起匆匆忙忙看了一下校园,然后到会议室听着一位副校长用充满自信的口吻来介绍他们学校的内容。摆出一些成绩,说了一下能实现培养出那么多考上清华北大学生的办法,然后找出三位任课老师简单说了一下教学方式,然后散场,离开。如果说这样就能获得什么心得什么体会应是一件虚伪的事,当然,如果硬要说一定有什么收获的话,应该是面对优秀的学校和老师生成一份莫名的刺激感而已。当然,要加强刺激感,还可以代入一种情境——假设我是其中一位发言的老师,我是否可以那般从容不迫、拿捏得当地讲一讲自己的教学方法、理念、是否有很多获取的成绩拿得出手?

在教学方面,这些年来,我一直努力着的。我在寻找一种恰当的方式来实现历史这门学科对教育的价值,以及怎样提高课堂绩效。刚开始教书的时候,更多只是关注有没有外在地完成整节课知识的落实和讲述。后来,我开始挖掘教学语言的内在张力去激活历史课堂;开始组建历史学习小组,用小组模式来组织学生以有效提升学生的历史分析思维能力,开始设计多元化的教学模式,来丰富课堂内质,同时也去除我的职业倦怠和学生的学习倦怠;开始思考如果发挥课堂的弹性和动态生成,以捕捉和引导学生在课堂上一纵而逝的灵感和氛围,开始思考对于教学目标而言,在面对高考的角度在面对人格培养的角度都应着重在哪些立足点,开始思考怎样建立真正以我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的充满生命温暖的课堂。

当然,一些思考必须在实践当中去检验去实现。我每学期会自己给自己进行教学总结,会整理教学流程,会梳理我的教学理念和努力方向。比如现在,我构建历史课堂要求形成这几样特质:一、需踏实、严谨,这是对落实基础知识而言的;二、需鲜活、有生命力,这是对构建师生交流的课堂而言的,三、需挖掘学生思考力,这是对能力培养的侧重点而言的;四、形成自我风格,这是对我自己的一个原则要求。

“追赶本身就充满激情;于是,实现梦想的过程就让人快乐,幸福,虽然也有坎坷、磨难,但每闯过一关,就可以为心积攒一份厚实和恬静;虽然最后不定有决定性的结果,但追逐本身已尽显人格魅力和生存价值。”八年前我写下过这么一句话,我知道,我并没有忘记生活应该有怎样追赶的方式。

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感情也好,在三十而立的时候,我要求自己心里保留一个风和日丽的位置,然后,去工作,去生活,去辛苦或快乐,去焦灼或幸福,去无奈或释然。

 

意义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的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梭罗 

这是八年前,我看电影《死亡诗社》时,里面的那位基丁老师引用梭罗一句话时说的台词。从那时,我已经把这句话记刻在心上。虽然,我没法像梭罗那般,离群索居,“步入丛林”,回归自然生活。但是,即便周遭喧嚣频仍,内心喧嚣频仍,我都要找找我实现生活意义的方式。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生活只是一条无法重复无法回头的单行道。在这条单行道上,我走一些路,看一些风景,做一些事,接触一些人,体会一些体会,思考一些思考,偶尔停下来,站在某个位置,或者回头,看看自己的背影,或者向前,望望那一时刻的风景。

到西安的行程里,我最记得在华山的那些峰顶凭栏遥望的风景。天地辽阔,湛蓝天空色调明朗,山石如削,树枝干枯萧索,但缝隙之间,积雪耀眼的白在阳光下铺陈在山脊或山巅,人在一种说不出的清爽和明朗里心境澄明,舒畅无比。当时和陈碧、小平三人落在队伍很后面随意走走听听,讲讲私底话之后就毫无芥蒂地乱跑乱叫,想小孩子一样。回来时,差点赶不上下山的缆车,但很高兴能看到夕阳下的华山,还放声发泄式地连唱几首歌任由在山间回荡。

还会记得兵马俑博物馆里的兵马俑。当时是跟着大部队讲解完后,趁大家在商店里买蓝田活玉,我自己回到一号坑旁,认真细看每个兵马俑的面部表情,体会着宣传语中说的“千人千面”之外,开始因为兵马俑是找来当时一个个秦人临摹甚至是殉葬活人成俑的方式做成的原因,我感觉拉到一条跨越两千多年的线,慢慢地被那些表情振住,心里开始回味着一些命运无常人生短暂的念头。

一些风景,因为背后承载着已逝去的厚实部分而显得分量很重,让我能感受和体会到得很多。在华清池的海棠汤旁的时候是这样,在古城墙上和大家一起走的时候也是,再去看大雁塔在大唐不夜城边不断回望时也是。八年前,参观碑林时也是,去走乾陵看到武则天的无字碑时也是,深入永泰公主的墓道看墓室的笔画和陪葬品时也是,去走茂陵再看到霍去病墓的时候也是,去法门寺在地宫看到唐朝奢华的器具和舍利子时也是。

西安,其实,我也是用这种方式来体会你,感受你。站在已然失去了30年的人生的三十而立、似立未立的位置,我开始理解你尘土满面的“忧伤”是怎样的一种“忧伤”。

或者,你会那样劝说我,“生命,是一种缓缓如夏日流水般的行进,我们不要焦急。我们三十岁的时候,不应该去急五十岁的事情,我们生的时候,不必去期望死的来临,这一切,总会来的。” “我要你静心学习那份等待时机成熟的情绪,也要你一定保有这份等待之外的努力与坚持。”

或者,你也知道,我迷茫也好失落也好,在这些低潮情绪下写的文字只是一时的自我宣泄和整理,其实我很清楚应该怎样行进我的人生,走好我选择的路,过好我要过的生活。

相信你也看到八年前我写的那句话——那句话在现在仍然印刻在我心上,而且我会带着它走在我的路上,学着从容面对逝去,沿着自己选择的方向——

     好好做好当下应做好的事。

     心潮跌宕后平衡起来,依然微笑地把握好现在,为了光辉灿烂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